《神奇动物在哪里2》上映

  经历凄惨童年的哈利·波特 为何能成为“英雄”

  今天,《神奇动物在哪里2》中国内地同步上映,魔法世界的热潮卷土重来,必将引发一波旧怀想和新憧憬,潜伏在麻瓜界多年的巫师们纷纷晒出当年为哈利·波特系列付出的热爱,讲述和哈利一起成长的故事。

  知乎上有这样一个问题:经历了凄惨童年的哈利·波特为何没有“报复社会”,反而成为书中灵魂最纯净的人之一?

  德思礼一家做了什么?从拒绝到漠视,都是虐待

  我们先看看哈利的童年多么“凄惨”。美国儿童虐待研究专业协会对情感虐待作出的定义包括以下几个类别:

  漠视:如藐视、嘲笑、排斥或遗弃儿童,如果没有邓布利多的信,姨妈一家肯定不会收留哈利。

  恐吓:置儿童于危险中,威胁他们或他们喜欢的人、事物,来营造一种恐怖的气氛。在德思礼家,威胁对哈利而言也像早餐的煎蛋一样常见。

  孤立:对儿童严加限制,阻止发展社会交往。姨妈曾经向往魔法,因为被拒绝、被窥视了秘密,转而憎恨魔法;姨夫不了解魔法,恐惧、排斥魔法,自然不可能让哈利自由地与他的巫师朋友们往来。

  纵容/利用:鼓励儿童不当发展或反社会行为、价值观。

  拒绝情感回应:忽视儿童,轻视儿童对温暖和关爱的需求。如果拿这一条去问德思礼,他大概会说“温暖和关爱?这小子也配?”

  心理健康、医疗和教育忽视:不满足、不关注儿童的心理、医疗、认知和发展需求。哈利穿的都是达利不合身的旧衣服,连去动物园,都是因为达利的生日才“蹭”的。

  仅仅是写下这些对书的回忆,都足以让我战栗:哈利的童年,真的太凄惨了。

  伏地魔:跪下,叫我Lord——有多少受害者长大后成为施害者?

  这个问题隐含着一个预设:经历了凄惨童年的人会有“报复社会”的倾向。

  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同样是童年期遭受过虐待的汤姆里德尔,不就是狡诈嗜血,成为人人闻之丧胆的伏地魔?

  这样的角色放到临床心理学家面前,八成是会被诊断为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常常忽视或侵犯他人权益,不遵守社会准则、欺诈、好攻击、不负责任,等等。

  确实有大量的先前研究发现,家长不良的教养方式与反社会人格障碍的形成显著相关; 儿童早期的心理创伤也与反社会人格障碍的形成密切相关。

  不被认可的孩子,容易产生自卑、无助、无价值感,从而成为人格障碍的高危人群;邓布利多把汤姆里德尔从孤儿院接到了霍格沃茨,但在他和海格之前,邓布利多还是选择了相信海格——这确实也是正确的选择。

  受过太多惩罚的孩子,容易情绪不稳、残暴冷酷、产生反社会人格倾向;汤姆里德尔从小在孤儿院受到欺凌,缺少爱与温暖,表现得冷酷残暴,自封伏地魔后更是杀人不眨眼,即便面对的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婴儿、一位可怜的母亲,念出索命咒时也不曾犹豫。

  “哈利·波特回来了?”——他有几乎整个魔法世界的爱

  虽然前文说哈利的童年凄惨,环境因素不利,但哈利所处的环境中也有许多温暖,有珍贵的、能保护他的东西——爱。

  虽然德思礼没把哈利当家人,但哈利有霍格沃茨这个家啊,这是更重要、更强大的社会支持系统,只要魔法世界在,就有人在支持他。

  当全家都配合达利开展减肥计划、每天只能吃葡萄柚时,海格、罗恩、赫敏纷纷给哈利寄来了蛋糕和美食;当德思礼威胁哈利绝对不会允许他去霍格莫德玩时,小天狼星寄来了同意函;邓布利多对哈利的帮助和关爱,远远胜过佩妮姨妈这些血缘上的亲属;当哈利走向禁林小屋、决心跟伏地魔进行最后一战时,那些逝去的守护者都围在他身边,詹姆、莉莉、小天狼星、卢平……

  社会支持可以起到良好的缓冲,给坠入深渊的人一个“软着陆”。良好的支持既可对应激状态下的人提供保护作用,又能维持人良好的情绪体验网。这些温暖的好意,足以结成坚固的保护罩,让他少受伤;又能化作抵抗伏地魔最尖利的武器,给哈利勇气。

  “皮实”的哈利:“不要斯莱特林”,也选择不做“另一个黑魔王”

  相比伏地魔,哈利除了有爱的保护,更重要的是,他“选择”了格兰芬多。

  人的行为确实会受到环境因素的影响,但个人意志、主观能动性也十分重要。其实哈利和伏地魔的身世十分相似:一半纯血巫师的血统,从小失去父母,受到了邓布利多的帮助……为什么身世相似,却一正一邪呢?两人最大的不同,就在于选择。

  当哈利成为父亲,送孩子们去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时,小阿不思曾担心地问哈利:如果我被分到了斯莱特林呢?哈利先说,“那么斯莱特林就会得到一位优秀的巫师”,然后告诉阿不思:“如果你实在不想去,就告诉分院帽,它会考虑你的选择的——我就是这么做的。”

  就像现在,原生家庭“背锅”论再流行,人们也不该忽视自己“选择”的主观能动性。

  另外,有读者说,哈利这孩子“皮实”。“皮实”可以指“身体结实,不易得病”,也可以延伸义为“心理结实,不易受伤”——也就是,对环境的敏感性低。

  差别易感性模型(Differential Susceptibility Model) 认为,儿童自身具有“环境敏感性”,不同儿童的可塑性并不相同,高敏感性(高可塑性)儿童对环境的敏感性更高,在消极环境下更容易表现出不良发展结果,就像一朵娇嫩的兰花,在理想环境中非常出色,而在不良环境中非常衰败。

  而低敏感性(弹性)儿童则无论在哪种环境下,自身的发展结果受到的影响都更少,就像一株蒲公英,耐受性非常强,在任何地方都能生长。介于两者之间的人像郁金香。这一敏感性与先天遗传紧密相关。

  这样看来,哈利或许就是一株蒲公英,就算没有伏地魔的追杀,不曾来到德思礼家,而是由詹姆和莉莉平安抚养成人,他依然会是个勇敢正直的人。

  “救世主”也不完美:哈利的“小问题”

  哈利灵魂纯净,但英雄也不是完人。按发展心理学的理论来看,哈利并不是完美小孩,有些小缺点——当然,并不会有真正完美的孩子。

  哈利易冲动敢冒险,一年级敢溜去找巨怪,二年级敢斗蛇怪,三年级救一个阿兹卡班的犯人,四年级参与极具危险的争霸赛,五年级对抗魔法部官员,六年级跟邓校找魂器,七年级干脆逃学去找魂器……

  虽然在小说中,这些情节都十分精彩、合情合理,但这明显属于冒险行为,看上去有积极的结果和受益,但潜在的消极后果和损失也不容小觑:如果没有主角光环,哈利怕是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吧?光违反校规这一条,都不知道够开除多少回了。

  在现实中,青少年找不到巨怪、蛇怪去斗,但冒险甚至作死行为也不少,饮酒吸烟、吸食毒品、无保护性行为、同伴攻击、偷窃说谎……显然,这些行为都危害着青少年的成长。

  人与冒险行为最相关的特质,是抑制性控制。指的是当人要冲动时,抑制冲动的能力。抑制能力不足的孩子,会有更多外显的行为问题,比如逃课、违反校规;更少思考权衡,比如什么都没准备就决定潜入魔法部;还更容易受到诱惑,比如沉迷厄里斯魔镜。

  总之,哈利的童年期确实凄惨,经历了多种虐待,确实容易发展不好,但哈利有良师益友的社会支持,有“作出选择”的主观能动性。被称为 “救世主”的他虽然并不完美,但绝对担得起“书中灵魂最纯净的人之一”。

  殷锦绣 来源:中国青年报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