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杭州纵火保姆莫焕晶死刑,林生斌说他依然相信人性的善

2018年2月9日9时30分,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莫焕晶放火、盗窃一案。

法院以放火罪判处被告人莫焕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盗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二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宣判后,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对话纵火案受害者家属林生斌,他说,虽然经历了这么多,依然相信世上绝大多数人都是善良的。

全文3109字,阅读约需7分钟

▲2月1日,“6·22保姆纵火案”被告人莫焕晶在杭州中院受审。  杭州中院供图▲2月1日,“6·22保姆纵火案”被告人莫焕晶在杭州中院受审。  杭州中院供图
 ▲2月9日,“6·22保姆纵火案”被告人莫焕晶在杭州中院听判。 图片来源/杭州中院官微 ▲2月9日,“6·22保姆纵火案”被告人莫焕晶在杭州中院听判。 图片来源/杭州中院官微

为借钱放火 曾搜索放火相关问题

杭州中院一审认定:莫焕晶因长期沉迷赌博而身负高额债务,为躲债于2015年外出打工。2016年9月,莫焕晶经中介应聘到朱小贞、林生斌夫妇位于杭州市上城区蓝色钱江公寓家中从事住家保姆工作。2017年3月至同年6月21日,莫焕晶为筹集赌资,多次窃取朱小贞家中的金器、手表等物品进行典当、抵押,得款18万余元,至案发时,尚有价值19.8万余元的物品未被赎回。其间,莫焕晶还以老家买房为借口向朱小贞借款11.4万元。上述款项均被莫焕晶用于赌博挥霍一空。

2017年6月21日晚至次日凌晨,莫焕晶用手机上网赌博,输光了6万余元钱款,包括当晚偷窃朱小贞家一块手表典当所得赃款3.75万元。为继续筹集赌资,其决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骗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向朱小贞借钱。

6月22日凌晨2时至4时许,莫焕晶使用手机上网查询“打火机自动爆炸”“家里突然着火什么原因”“沙发突然着火”“家里窗帘突然着火”“放火要坐牢吗”“火容易慢燃吗”“发生火灾火怎样才能燃烧慢点”“起火原因鉴定”“火灾起点原因容易查吗”等与放火有关的关键词信息。

凌晨4时55分许,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书本引燃客厅沙发、窗帘等易燃物品,导致火势迅速蔓延,造成屋内的被害人朱小贞及其三名未成年子女被困火场吸入一氧化碳中毒死亡,并造成该室室内精装修及家具和邻近房屋部分设施损毁。经鉴定,损失共计257万余元。火灾发生后,莫焕晶即逃至室外,报警并向他人求助,后在公寓楼下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

判决称犯罪动机卑劣后果极其严重

另查明,2015年7月,莫焕晶在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胜利路望越中央花园徐某某家做保姆时,盗窃茅台酒两瓶;2016年2月,莫焕晶在上海市华发路333弄李某某家做保姆时,盗窃同住保姆汪某某现金6500元。上述盗窃行为被发现后,莫焕晶退还或退赔财物。2015年11月至同年12月,莫焕晶在上海市浦东新区潍坊西路二弄周某某家做保姆时,多次窃取戒指、项链等物品进行典当,在被发觉前赎回归还。

判决认为,莫焕晶在高层住宅内故意使用打火机点燃易燃物引发火灾,造成四人死亡和重大财产损失,其行为已构成放火罪;莫焕晶还在从事住家保姆工作期间,多次盗窃雇主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公诉机关指控莫焕晶所犯罪名成立。莫焕晶犯有两罪,应依法并罚。莫焕晶于凌晨时分故意在高层住宅内放火,导致四人死亡和重大财产损失,犯罪动机卑劣、犯罪后果极其严重,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社会危害性极大,依法应予严惩。虽然莫焕晶归案后能坦白放火罪行,但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莫焕晶归案后主动交代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盗窃罪行,系自首,对其所犯盗窃罪可予从轻处罚。

▲2月1日,“6·22保姆纵火案”被告人莫焕晶在杭州中院受审。  图片来源/杭州中院官网▲2月1日,“6·22保姆纵火案”被告人莫焕晶在杭州中院受审。  图片来源/杭州中院官网

对话 

林生斌:死刑不可能抵消莫焕晶的罪过

2月9日上午9:30,“杭州保姆纵火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一案,以放火罪判处被告人莫焕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宣判后,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对话纵火案受害者家属林生斌,他说虽然经历了这么多,依然相信世上绝大多数人都是善良的。

重案组37号:对这个审判结果有预期吗?

林生斌:上次开庭时因为砸了杯子,没能参加庭审后半部分,后面有些情况不太清楚。不过大概率能想到是死刑,符合之前的预期。

重案组37号:被告人或者其代理人有当庭提出上诉吗?

林生斌:没有。

重案组37号:能看到莫焕晶的表情吗?宣判完毕后莫焕晶是什么表现?

林生斌:我坐在她的左手边,只能看到她的侧脸,但我一直没看她。我不想看她。

重案组37号:一审时你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砸杯子,这次没看她是怕自己又控制不住情绪吗?

林生斌:这次我很想宣判顺利的进行下去,还是要遵守法院的纪律,不能影响宣判。

重案组37号:你觉得死刑能够抵消她犯的罪过吗?

林生斌:怎么可能抵消?远远都不可能抵消。

重案组37号:宣判完毕后你是什么心情?

林生斌:说不上来这个心情,刚刚宣判完,我也说不上来什么感受。

重案组37号:一审开庭后你说莫焕晶说谎,为什么?

林生斌:听了她说的一些东西,我对她说的话不服。你可以看之前的案卷,她被捕后和警方供述一直说自己点了书烧窗帘,一审时又改口说没有烧窗帘。好几处这样的例子。

重案组37号:2017年3月-6月间,莫焕晶从你家偷盗金器、手表等物品典当抵押,得款18万余元,你们为什么没有发现?

林生斌:不想说这个。

重案组37号:你问过她,我们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个事情会让你对人性的看法产生变化吗?会不会不再相信善良?

林生斌:会有一些吧。但我还是相信绝大部分人还是善良的,莫焕晶这种人还是少数。

重案组37号:出事以来,亲友们是如何来安慰你的?

林生斌:他们一直陪伴着我,对我更关心了。和我说话更小心,我要是出门他们也会很关注。跟以前不一样很多。和父母的关系亲近了很多。

重案组37号:这件事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你对网上的舆论怎么看? 

林生斌:网友很有心,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陌生人关心我,感觉世上还是好人多。有些网友不远千里来杭州来看我,之前很多人过来灵堂守夜,一直陪着我和家人。我生日那天,很多网友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用他们的微博头像拼成了我的照片,通过朋友送给我。收到以后我特别感动,谢谢这么多善良的人一直关心这个事情。

重案组37号:第一次开庭时你曾表示,事发后一直失眠,要靠安眠药入睡,现在睡眠质量改善了一些吗?

林生斌:现在不吃药了,但最近天天闷着开庭的事情,睡眠质量又很差,只能每天晚上喝点酒,靠酒精麻醉一下自己。最近也在看佛学的书,我自己心情会得到一些宁静。

重案组37号:你做服装生意,事发以后你的生意受到影响了吗?

林生斌:影响很大,以前我都是亲力亲为管理公司,出事以后我基本上没去过公司了。收入比以前差多了。

重案组37号:刑事诉讼告一段落了,你对未来有什么计划?

林生斌:接下来进行民事诉讼,还要继续和律师规划一下,还没确定民事诉讼的主体。确定下来会告诉大家。个人生活方面还没有计划。

▲宣判后,受害方家属林生斌发布微博,对杭州中院的判决表示感谢。 微博截图▲宣判后,受害方家属林生斌发布微博,对杭州中院的判决表示感谢。 微博截图

梳理 

63项证据证实莫焕晶之罪

杭州中院称,上述事实,有经庭审质证无疑的共计63项证据予以证实。针对被害人诉讼代理人、被告人及辩护人所提关于莫焕晶放火时间、放火动机和目的、有无放火故意、有无积极施救、物业设施及消防救援能否减轻莫焕晶罪责等意见,判决均予以详细论述及评判。

关于放火时间。

诉讼代理人提出,因起火单元902室住户王晗称其于4时50分被吵醒,起床后走到阳台处看到带明火的条状物从楼上掉下,故莫焕晶放火时间早于当日4时50分。经查,证人王晗的证言并未明确带明火条状物掉下的时间,而王晗家的住家保姆柴国仙的证言证明其于5时09分许听到楼上掉下东西的声响,并告知王晗起火了,故王晗的证言只能证明发现火灾的大致时间,莫焕晶关于4时55分左右放火的供述与公安消防部门火灾现场调查报告认定的起火时间相符,予以采信。

判决认为,莫焕晶在高层住宅内故意使用打火机点燃易燃物引发火灾,造成四人死亡和重大财产损失,其行为已构成放火罪;莫焕晶还在从事住家保姆工作期间,多次盗窃雇主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公诉机关指控莫焕晶所犯罪名成立。莫焕晶犯有两罪,应依法并罚。莫焕晶于凌晨时分故意在高层住宅内放火,导致四人死亡和重大财产损失,犯罪动机卑劣、犯罪后果极其严重,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社会危害性极大,依法应予严惩。虽然莫焕晶归案后能坦白放火罪行,但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莫焕晶归案后主动交代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盗窃罪行,系自首,对其所犯盗窃罪可予从轻处罚。

关于犯罪动机和目的。

诉讼代理人提出,莫焕晶放火后从1802室入户大门离开并故意将门关闭,极有可能系为毁灭盗窃罪证而放火,且还有故意杀人之嫌。经查,诉讼代理人出示的证人杨彦军的自书材料与电梯监控视频显示的杨彦军和莫焕晶乘坐电梯的路线、剪刀形消防楼梯的状况及杨彦军在侦查阶段所作证言均不相符,该自书材料不实,不予采信,故现场电梯监控视频及相关证人证言不能证明莫焕晶有故意杀人、毁灭盗窃罪证的动机和目的。

关于莫焕晶所提书本点着后没有明火,没有故意引燃沙发、窗帘的辩解和辩护人所提莫焕晶无放火故意的辩护意见。

经查,案发前莫焕晶通过手机搜索“家里火灾赔偿吗”“起火原因鉴定”“睡到半夜家里无端着火了”“沙发突然着火”“放火要坐牢吗”“家里窗帘突然着火”“火灾起点原因容易查吗”等信息,反映其有明显的放火预谋。莫焕晶归案后均供认,其点火的时间为4时55分左右,其用打火机两次点书本,在第一次未点燃封皮后又点燃书的内页,看到书燃起火星后将书本扔在布艺沙发上,随后沙发、窗帘被迅速引燃。故莫焕晶在案发前多次搜索与放火相关的信息,案发时点燃书本,并将已引燃的书本扔掷在易燃物上,引发大火,显系故意放火,辩护人所提莫焕晶无放火故意的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采纳。

关于莫焕晶及其辩护人所提莫焕晶在起火后报警、积极施救的辩解与辩护意见。

经查,在案证据虽然证明莫焕晶放火后有报警行为,但是其报警时距其放火已长达约15分钟,且在其报警6分多钟前,朱小贞及其他群众均已报警,故其报警并无实际价值。在案证据亦证明,莫焕晶在放火前并未采取任何灭火或控制火势的措施,放火之后也未及时对四名被害人施以援手,其所提在火势蔓延时曾用榔头敲击玻璃与相应位置玻璃无明显敲击痕迹的情况不符,故莫焕晶及其辩护人所提莫积极施救的辩解及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关于辩护人所提物业设施不到位、消防救援不及时是造成本案人员伤亡、财产损失的介入因素,对危害结果具有影响力,请求对莫焕晶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

经审理认为,放火罪系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放火行为一经实施,就有可能造成不特定多人伤亡或者公私财产损失的严重后果。莫焕晶不顾雇主及其年幼子女生命安全,选择凌晨4时55分许在高层住宅内放火,最终造成四人死亡及巨额财产损失的严重后果,其放火行为与犯罪后果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依法应对全部后果承担刑事责任。消防部门于5时04分50秒接群众首次报警,于5时07分52秒派出第一批消防车,消防车于5时11分16秒到达蓝色钱江小区正门,消防战士于5时16分53秒到达着火建筑楼下,随即携带灭火救援装置乘电梯前往事发楼层,接手物业保安实施灭火。消防战士在实施灭火过程中发现供水管网水压不足,遂沿楼梯蜿蜒铺设水带进行灭火。火灾扑救时间延长,与案发小区物业消防安全管理落实不到位、应急处置能力不足及消防供水设施运行不正常,致使供水管网压力无法满足灭火需求有一定关联。但上述情况不足以阻断莫焕晶本人放火犯罪行为与造成严重危害人身、财产安全犯罪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故辩护人认为可以减轻莫焕晶罪责的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6·22保姆纵火案”庭审现场。  图片来源/杭州中院官网▲“6·22保姆纵火案”庭审现场。  图片来源/杭州中院官网

相关新闻:

重新开庭

首次审理

受害人家属

保姆其人

案件回顾

2017年6月 案发

2017年7月 批捕

2017年8月 公诉

2017年12月 开庭

责任编辑:张迪

原标题:南京司机避让车祸现场酿1死7伤事故,起诉交警索赔68万

货车侧翻后又压住了两辆轿车。 扬子晚报 资料图货车侧翻后又压住了两辆轿车。 扬子晚报 资料图

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南京司机王读平开车回家,忽然发现高速公路有反光锥筒,意识到前方发生交通事故后,他紧急踩刹车,往右变道,车瞬间飘了起来。

就在这时,紧随其后的大货车躲闪不及,与其发生追尾。大货车侧翻冲入前方的事故现场,压住清障车和其他车辆,造成一人当场死亡,7人受伤。

事故发生后,王读平除了自己受伤、车辆报废外,还被其他受害者索赔100多万元。

王读平认为,事发现场,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高速一大队(以下简称“南京交警高速一大队”)对第一起三车追尾事故处置不当,才酿成了一起本不该发生的“二次重大伤亡事故”。

据此,王读平将南京交警高速一大队起诉至法院,要求确认行政行为违法,并索赔68万余元。

南京交警高速一大队在法庭上表示,当时,王读平行至事故地点,遇前方警戒设施,疏于观察、措施不当,才跟后面开过来的大货车发生追尾,造成其他人员伤亡。王读平的损失与交警部门的现场处置没有直接因果关系。

避让车祸现场发生追尾,致一死七伤

事故发生于2016年1月5日,当晚风雨交加,气温很低。

王读平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当日他驾车从江阴老家回南京市区。凌晨1时许,途径沪蓉高速南京黄栗墅服务区附近,突然发现事故警戒区的锥筒,紧急刹车,并向右打方向盘。

王读平说,他事后才知道,当时,前方有三辆车追尾了。

随后发生了一起连环事故。案件相关材料显示,因为雨天路滑,王读平驾驶的轿车发生侧滑,整个车飘起来了。紧随其后的一辆半挂大货车避让不及,与之发生追尾。

碰撞中大货车掉头向右侧翻,冲进了前方正在处理的交通事故现场,撞压警戒区的清障车辆和其他车辆,造成一人当场死亡,包括排障人员在内的7人受伤,6辆车不同程度受损。

经南京交警高速一大队事故认定,王读平和货车司机对事故负同等责任,其他人不负责任。

后来,王读平被事故受害者起诉,被判赔付医药费、死亡伤残金等100多万元。

“肇事司机”状告交警并索赔

王读平对澎湃新闻称,事发当时,他正常驾驶轿车,以90千米/小时以内的速度,开到南京黄栗墅服务区附近。“突然看到前方有锥筒,已经没有缓冲余地”,只能紧急刹车并向右变道,致使车辆侧滑左转,继而被大货车追尾。

王读平认为,在上述民事案件的审理中,南京交警高速一大队提供的道路交通事故现场图和询问笔录显示,交警处理前一起交通事故时,用锥筒围成的警戒区不到80米,不符合相关规范要求,是造成二次事故1死7伤严重后果的“直接原因”。

根据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工作规范》第二十二条规定,交通警察到达事故现场后,应当根据情况,划定警戒区域,夜间或雨、雪、雾、冰、沙尘等特殊气象条件下,在距离事故现场来车500米至1000米外,设置警告标志和减(限)速,并向事故现场连续放置发光或者反光锥筒。

王读平表示,南京交警高速一大队交警存在以下问题:其一,没有提前设置警告标志和减(限)速标志,也没有在来车方向的警戒区最前端停放警车示警。

其二,在一个雨夜,交警设置的最前端锥筒与前一起交通事故现场的距离未达到500米。

王读平表示,发生在他身上的交通事故,以及造成的相应损失,是因交警对第一次事故处置不当而造成的。为此,他以交警部门行政违法为由,将其告上法院,并要求交警部门赔偿损失68万余元。

交警称锥筒摆放距离超过500米

近日,南京铁路运输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行政案件。澎湃新闻记者旁听了庭审。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交警在事故现场摆放的警戒标志是否符合法律规定,成为案件的主要争议焦点。

对此,南京交警高速一大队副大队长刘岳及其代理律师称,交警在现场设置警示标志的情况及摆放的锥筒符合相关规定。现场总共摆了80多个锥筒,根据相关摆放规定,“应该有600米左右”。

刘岳及其代理律师解释,按照相关规定,高速公路车道分界线是白色的实虚线,白线长6米,两条白线之间间隔9米,锥筒的设置是按白线的起点、终点各摆一个,下一条白线的起点再摆一个。

也就是说,每15米摆3个锥筒,按此测算,68个锥筒摆放的间距就已超过500米的规定距离。为此,南京交警一大队认为,其摆放的警示标志并无不当。

不过,王读平质疑称,没有有效证据证明锥筒数量及摆放方法,并要求警方提供事发当时的监控视频或执法录像,但警方未予提交,并称没有监控视频,民警执法记录仪拍摄的视频已超过保存期限。

作为处警交警的王森在证言中表示,他前往处理第二交通事故(即与王读平有关的车祸)的路上,先看到警灯,然后看到警示标志,再看到锥筒,锥筒在距二次事故现场500米开外的地方就已看到。

对此,王读平及其代理律师表示,王森是被告南京交警高速一大队的民警,其证言“不具备证明效力”。

该起行政诉讼,法院未当庭宣判。

责任编辑:霍宇昂

原标题:深圳一企业遇怪事:数十陌生人把厂区大门推倒抬走 真相是……

1月25日下午,九龙山附近的天雷日用制品有限公司厂区大门被一群身份不明的男子冲击并抬走,紧接着,厂区所在地的出租方新塘股份合作公司派人通知该公司已被解散,员工可领赔偿离开。到底怎么回事?

天雷公司厂区所在地,路边已竖起“政府储备用地”的牌子。天雷公司厂区所在地,路边已竖起“政府储备用地”的牌子。
遣散工人现场,有保安在一旁看守。遣散工人现场,有保安在一旁看守。

据了解,天雷厂区所在地4年前已转为国有土地,是龙华区重点片区之一。而天雷公司称租地合约期未满,征地赔偿没谈妥,便一直没搬。土地的出租方新塘股份合作公司法律顾问回应,去年11月23日,该股份合作公司与福城街道办签订协议,承诺60日内向政府净地移交地块,天雷公司迟迟不交地,才发生了后来新塘村治保队员推倒厂区大门的事。新塘股份合作公司称已为天雷公司垫付约1.37亿元支付该公司员工的遣散费用,保证他们的利益。

涉事厂区:位于“政府储备用地”

1月26日下午,南都记者来到位于九龙山附近的天雷日用制品有限公司厂区。该厂所在的位置非常偏僻,周围是未开发的荒地,处处是灌木丛和草丛,路边立着一块红色牌子,写着“政府储备用地”几个大字。

此时,厂区外的一排太阳伞下,新塘公司的工作人员跟前来办理离职的职工说明赔偿标准,员工在协议书上签字后现场领取现金然后离开。很多身穿黑色制服的治安员在厂区换岗。车间大门紧闭,已无半点声响。

天雷公司的业务经理吴女士反映,1月25日下午4时许,该公司厂区大门遭到一群不明身份男子的冲击,数十名男子强行将工厂大门推倒,并将大铁门抬离厂区,其间,不明身份者还与工厂员工发生肢体冲突。

吴女士说,大门被推倒后,厂区的出租方新塘股份合作公司的工作人员就在厂门口摆起桌子,竖起遣散公告,承诺员工只要答应离开该公司就能获得相应的工资及实业赔偿,当天下午就有100多名员工拿着新塘公司的钱离开了公司。

厂区所在地成为重点项目用地

据了解,天雷公司的厂区属于九龙山科技园项目范围内,该项目是龙华区六大重点片区之一,将成为龙华区新的经济增长极和带动中轴提升的发展新引擎,意义重大。而九龙山科技园土地整备项目开始于2013年。 据新塘公司介绍,九龙山科技园土地整备项目范围内存在多家厂房,包括天雷厂、成亿高厂、彰良机械厂、现代后勤厂、高宝厂、兴辉纸品厂、大二家具厂、大二玻璃胶厂、美铭塑胶电子厂、唐豪五金制品厂以及缚火龙机电实业公司等。截至目前,除新塘片区的天雷公司因不接受现行补偿标准拒绝搬离外,上述其他厂房均已完成土地整备工作。

事发前:征地补偿谈了四五年没谈拢

天雷公司的业务经理吴女士介绍,天雷公司在2003年跟当时的观澜镇大水坑新塘村签订了土地有偿使用合同,支付了140万元取得该村地名为山敛坑地段面积约14400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为期50年。其中合同中第十一条约定,“合同期限内,如国家和集体征用该土地,土地赔偿归甲方所有,但甲方必须按乙方已付的土地使用补偿中按年限比例扣除,余下部分土地使用补偿归乙方,建筑物及其配套设施的赔偿归乙方所有”。

“四五年前,曾有相关部门找我们公司商讨征地事宜,但因当时条件并不成熟,双方谈判并没有进展,一直被搁置,”吴女士说,但2017年以来,尤其是下半年,区里、街道相关部门隔三差五来到该公司进行各种名义上的巡查工作,“安监、消防、工商、查违,安全生产能查的全都查了。”因为赔偿问题没谈拢,该工厂的生产也面陷入困境。2018年1月9日晚,公司宣布停工停产。

事发当天:新塘村治保队员前来“解救工人”

1月25日上午,新塘公司工作人员在天雷公司厂门口摆放“限期遣散员工、限期对建(构)筑内全部设施设备等物品进行清理并办理厂区、限期拆除违法建筑”的告知书;下午4时,数十名身份不明男子冲击该厂大门。 新塘股份合作公司的法律顾问、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副董事长洪国安在采访时表示,该厂半年前因涉嫌安全生产问题停产,员工怨声载道,该公司竟将员工反锁在厂区里,限制了员工的人身自由,外界无法沟通,该公司想趁机敲诈新塘公司1.8亿元。而新塘股份合作公司于去年已经获得街道办的转地赔偿,答应60天内必须将土地移交给政府,于是就发生了1月25日下午掀倒大门的事件。洪律师承认,推倒天雷公司大门的数十名不明身份者为该新塘村治保队员,当时只穿着便装没穿制服,其还表示,将大门推倒是“为了解救被天雷公司拘禁起来的员工”。

然而,天雷公司方称员工并没有被限制人身自由,在停产期间一直坚持照常给员工发工资。吴女士感叹,大门被推倒的一瞬间,其实大家都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是该走的时候了。

新塘股份合作公司回应已为天雷公司垫付约1.37亿元

以保障员工利益

自九龙山科技园土地整备项目2013年列入整备计划后,新塘股份合作公司作为大水坑新塘村民小组集体经济组织的继受单位,多次与天雷公司协商,要求其落实政府规划要求、积极配合土地整备实施。天雷公司自恃实际控制土地,要求1.8亿元的补偿要求,远远高出了同类型项目的补偿标准,九龙山科技园土地整备项目被迫陷入长期停滞,导致公共配套设施无法建设,该股份公司的非农建设用地无法落实,严重影响该股份公司的发展。

为支持九龙山科技园土地整备项目实施,该股份公司于2017年11月12日召开全体股民会议,通过了与福城街道办签订天雷厂区土地及建(构)筑物土地整备补偿协议的决议,并于2017年11月23日正式与福城街道办签订了土地整备项目补偿协议书。根据该协议,该股份公司须在签署补偿协议后60日内向政府净地移交天雷厂区范围内全部土地。

为此,该股份公司采取了相关措施:首先,该股份公司于2017年11月13日向天雷公司正式发出了解除土地有偿使用合同通知书,通知其土地使用合同自即日起解除。

其次,该股份公司于2018年1月25日公开发布《人员遣散告知书》,告知天雷公司全体员工天雷厂区将被拆除,全部员工将被遣散,若天雷公司拒不支付经济补偿金,该股份公司将一次性全额垫付。因天雷公司将员工全部反锁在厂区内,禁止员工与外界接触,控制员工,拒绝移交天雷厂区土地。在不断接到天雷公司员工求助信息后,该股份公司为保障员工合法权益,立即启动了现场发放经济补偿金程序,截至2018年1月26日傍晚,该股份公司支付天雷公司所有员工工资、失业金共计1.37亿元。

南都记者采访时,福城街道办人士一直在场陪同。当南都记者询问街道办人士对此事的回应时,被告知由新塘股份合作公司统一回应。

责任编辑:霍宇昂